Sunday, September 9, 2012

日 子


今天整日,待閑在家,
做著最簡單的事情,
栽盆栽,理家務,
做簡餐,讀雜誌,
聽音樂...

過著過著,
感覺却一點一點,
帶來美妙的生活感,

久違的感覺,
要重新記住這種感覺。

Friday, August 17, 2012

Saturday, August 11, 2012

設計



自然界裡的設計,實在太奇妙!


就這樣,我的身體便多了一個洞。

Sunday, July 8, 2012

大江大海


兩年前朋友送我的書,今天終於把它看完。

兩年前收到台灣朋友的這份心意(相信就為讓我了解大陸,台灣的歷史關係),我沒把它認真對待,就覺得書太厚重,書的名字“大江大海”帶老氣;於是一畧就是兩年。

上月終於“輪”它上桌,却沒想到內容十分精彩,龍女仕越過多少個,多少次江海走訪因二戰和國共內戰的幸存者的故事,令我感動很多遍。當中的資料豐富到不得了,這舉可以用偉大來形容。當中講到他們很多因為大動盪的日子,為保生命為理念而離開家園,例如少年從大陸走難到台灣,下次回鄉已是六十年後,跟母親好好一聊的機會也來不及,下一次回去後却只能為她上香。這亦包括作者的父親。當時那會想到一走便走了六十年?裡面講到台灣跟大陸(人)二戰後的千絲萬縷的關係,令我對兩地的過去了解加深了很多,也意識到以前對中國(遠,近)歴史認知十分貧泛。汗顏呢。

我也會想到,當年如果我爸二戰走難時不是來香港,而是去台灣,我們這一代的生活也會變得很不一樣吧,可惜以前不懂給他長細“訪問”,現在雖不至於遺撼,但確實有點可惜。

在這裡感謝送書的朋友布魯。

Saturday, July 7, 2012

Monday, June 18, 2012

六月某天的聖誔夜

一號強風訊號與九歌

>

冒著風雨,去買雲門九歌的票,
途中只顧拍照,差點來不及在票務處關門前到達,
結果,我是最後一個客人,幸運!

Sunday, June 3, 2012

PINA向左走 我却向右走



跟PINA真的很沒緣份,
跟她一直上演向左走向右走,
差不多一年。

去年九月在香港掛正場時,
整個映期我剛好不在香港,
最近輪到在台灣上映,
而我却因為某些原來不能去捧場。

終於等等等等等到DVD發行,
這尤如夏天的甘露給我止渴。

很棒的電影!

全片充滿感情,情感﹣藝術工作者最重要的原素。
透過訪問,表演節錄,
充份表現在他們的肢體動作,表情甚至呼吸!

對!
感情,熱情。
請儘情表現(跟心裡的自己說)。

學會了這支簡單的舞:春夏秋冬。
:P:P:P

Tuesday, May 8, 2012

自製的年代

早前跟朋友在家一起分享音樂,想起很久以前喜歡自製唱片自娛,於是又找了幾張出來跟朋友分享唱片設計。
當時製作的動機是:
1)原版唱片太醜,但音樂本身很喜歡,感覺配醜的設計很可惜(如王菲的將愛專輯);
2)想為樂手自製一張自家精選;
3)買了唱片送朋友,自己又想保留一張;
4)朋友借給我燒錄;
5)送朋友。
懷念以前沒這麼多娛樂也沒iphone於是可以專心一些發展自己的興趣,
於是自問,以前的熱誠的感覺好像離自己越來越遠了?

Sunday, April 15, 2012

最近很伊朗



老實說,以前對伊朗頗陌生,印像只知道兩伊(伊朗,伊拉克)戰爭,感覺這國度神秘如當地女人頭上的面紗。

我是看了電影「伊朗式分居(A Separation)」後才看漫畫「我在伊朗長大 」,不過我覺得應該反過來先看「我在伊朗長大」,因為可以先了解伊朗這國家的背景。

去年十月的台灣金馬電影節,本來選了八部包括「伊朗式分居」,預備享受一個國際電影雙週,但後來因為某些原因行程要取消,當然大嘆浪費而可惜,繼錯過九月份在香港的PINA映期後,有感這陣子跟好電影無緣。

後來「伊」片挾著美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氣勢登陸香港,剛好那陣子工作忙瘋,於是幾部電影在心中先來個短暫的戰扙;「伊」片輕易戰勝了「桃姐」,「鐵娘子(The Iron Lady)」等對手。

觀看後果然沒有失望,對伊朗算是多了一層淺淺的認識。全片兩個半小時,因為夫婦分居而造就一宗意外,意外受傷者告上法庭,於是導演運用角色們連珠的對白,實況而利落的場面調度,探討了伊朗的宗教,兩性平等,階級,忠誠等。角色們因為這些種種因素,建立了一些社會或個人的伊式現象:男女的身體距離,對真主的效忠,對自己誠實的堅持等。

因為以上種種,男女,老少在片中要來個大衝擊。其實如果在戲中的幾個交差點:一些角色堅持開始時的謊言,不選擇對自己良心,真主的忠誠,應該是有機會成為贏家的。不過,亦因為單純的選擇,他們全都輸了。雖然無奈,但亦因而我覺得每個人物都是可愛的好人。

最後一場實在精彩:在女兒的要求下男女主角不得不在法庭房外等待宣判女兒的撫養權,於是他們不得不短暫共處一個空間﹣房外的走廊,不過走廊中間的門檻還是把他們隔開了,剛開始在廊上女主角還是表現軟化的﹣她的目光不時偷看男主角,她知道這亦是雙方回心的最後一線機會了,但男方因為過分的自專(男性沙文主義),堅持不看她一眼,後來她也就放棄了。這是全片唯一的長鏡頭,亦因此,我們跟他們一起共渡漫長的幾分鐘;字幕亦同時徐徐昇起,開放式的結局,我們都不知道結果,不過任何結果都是無奈的悲劇,所以都不太重要了... 一場很有力量的編導作完美的結束。

後來想起以前一直想看的漫畫「我在伊朗長大」,剛好同事有一套,於是便借來讀讀,亦可多了解伊朗的背景。女作者把成長的親身經驗改騙成漫畫,就如同事所形容﹣是伊朗版的「小丸子」,不過調子却沉重得多。板畫般的黑白對比令畫風很風格化,亦帶黑色幽默,政治,政局,文化,歴史背景等,透過漫畫亦加深了解了一些。

所以因為伊朗,最近感覺亦充實了一二。

Monday, February 20, 2012

紀念安哲羅普洛斯

今天才知道,希臘導演安哲羅普洛斯,
上月廿四日因車禍身亡了:O
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2/new/jan/26/today-show7.htm
在此聽一聽他電影中的音樂紀念一下:



一直覺得霧中風景很能代表他,
他的大多數片中的角色都很迷失,
一直在追尋失落的,未知的,
回憶的片段,
但在五里霧裡尋來尋去又怎能找得著?
於是他們的心房閉的更緊了....
沉迷加迷失便是沉溺,
看著看著,
我便跟主人公們一起沉溺在霧中的風景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