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April 7, 2008

純真與色欲



一連看了兩片電影,兩個南轅北轍的愛情故事:黑色美女與野獸式童話和冷酷現實兩性愛慾心計。

打從十八年前開畫時已想捧場的edward scissorhands,沒想到要到今時今日vcd大減價$19元正才在家中首影。相信Johnny Depp亦是最令我感動的野獸版本。他的缺憾亦同時為他帶來才華,從隱居古堡走到花花世界,將一己技能奉獻社會:園藝,髮型,冰雕,剪刀手加上藝術天分,一度惹來眾多獵奇目光。本來Winona Ryder對Johnny Depp心生畏懼,後來發展為感動於他的善良純愛。但樹大一定招風,怪胎一定招惹歧視;一次受騙受屈被迫回歸重隱古堡,下半生只能跟Winona談拍拉圖...
Johnny Depp不僅外型怪異,且濃重的黑色氣氛一開始便圍繞著他,跟色彩斑斕的社區徹頭徹尾就格格不入,開始不久似乎已能預視悲劇,傳統式美女與野獸大圑圓當然沒指望出現了,而湯圓也絕非Tim Burton的菜。

後來Closer把我由童話氛圍硬生生扯回現實的色欲都巿。而這個現實世界,早在五十年前的紅玫瑰與白玫瑰出現過,只是,現在加上秋海棠與冬海棠:兩男兩女的四方角力。張愛玲寫得很針血:“男人娶了紅玫瑰,久而久之,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抺蚊子血,白的還是"床前明月光"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,紅的却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。“
Julia Roberts是內憸的白玫瑰,Natalie Portman是率性的紅玫瑰;Jude Law代表敏感的冬季,Clive Owen代表暴烈的夏季。於是,冬跟紅,夏跟白;夏跟紅,冬跟白;天氣跟心情一樣一直轉;而當中包括角力,心計,憐憫,愛惜,暴力,溫柔...而這,叫現世。

2 comments:

Bee said...

東海堂῿係咪麵包舖?

copycool said...

呵呵 為食